死鱼

呱唧呱唧嘿

门槛 (上)

前言:

  

      年下少侠x攻主

  

      流水账

  

      最近刚把虹七重温完了。虽然说现在卡文啥的也很严重,而且有一段时间没有碰古风的了。但还是想写一点东西。

  

      几岁就开始看虹蓝了,到现在过了十几年了。

  

      希望不会崩的太严重。

  

      食用愉快。

  

      以上。

------------------------------

00.

  

      「这般的小身板,我却是看看你怎么个法子过来。」

  

      「所谓人不可貌相,你怎知我就过不来!」他有些恼,将手支在门槛上瞪着她。 

  

      这般的稚气她见得不少,年少时总是这样不肯服气的。倒不是有心激他,蓝兔实在是想看看着小娃娃出糗的样子。于是唇角一动,俏生生的摆出个嗤笑的模样,嗓子一开,从喉口处泄出几声轻笑来。

    

      火上浇油大抵就是这样了。

  

      从他父亲那接过他时还是个腼腆的娃娃,不怒不惊的沉稳模样,这般年纪有如此心性着实让她惊讶不已。可毕竟仍是少年,果不其然在这玉蟾宫待了几日,带他去外边野了几回就全然暴露了。

  

      不服气,真是不服气。

  

      她昨日特地让人把这门槛挖空了多垫上几块木头,又重新上了油,自然是不好爬的。瞧那拧成条绳似的眉头,憋红的脸,「真不要我帮你一把?」她费了好大功夫才忍住笑,干脆就把剑搁在一旁,就坐在门槛上侧着脸看他。

  

      娃娃又蹬了几脚,「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了不要定是不要!」

  

      瞧见女子那闲适的模样,要是自个儿真是过不去,那得羞死不可。他也是急了,一踏脚正想借力过了那槛儿,却被甩出的石子打在脚踝上,一下就滑了个跟头。

  

      「咱们可是说好了的,你可不许赖皮。」

  

      轻功不许,借物不许,要凭真本事过去。

  

      「等着瞧,我定会过去的!」

  

  

  

  

  

01

  

蓝兔早先就听人提起过白大侠膝下育有一子,虽说坊间传闻必然是要添油加醋一番才更博人眼球,但想来那样的侠士的孩儿也是不同凡响。

  

还没等她备好礼去那西海峰林拜访白猫大侠,玉蟾宫厚实的红漆木门便被扣响了。寒暄是必不可少的,尽管是世家交好,这面儿上的功夫还是需要做足些。于是在石梯上互相作揖,客套了几句就作罢。

  

许是少见生人,那孩子怯生生的躲在爹爹的身后,奶声奶气的一声「在下虹猫,见过玉蟾宫主」后便不再做声,像是蔫了的菜苗,可爱的紧。

  

  她当即是轻笑几声,玩闹之心倏地腾起了,先是以薄纱掩嘴,那双眸子也笑吟吟的眯起,「怎的跟个未出家门的女儿一般扭扭捏捏?」本以为那孩童会即刻出声辩解,却承想只是拱了拱手,眉目间也不见有甚么怒气,颇有风范道,「非也。」

  

这下倒是将蓝兔逗得不轻,小小的身子板儿做起来却是有模有样的。待笑意过去了些许,她便俯下身去捏了捏那厮的脸,软乎乎的像极了包馅儿的汤圆。娃娃被她这么一折腾脸呼地就跟被火燎了似的,躲也不是,迎也不是。

  

「可会吟诗作对?」

    

   「略懂些个。」

  

   「可会下棋?」

  

   「略知一二。」

  

   听人说这虹猫是极少从西海峰林里出来的,每每到些节日才可下来耍耍。也是心存喜爱,领着大侠与少侠到了厅房便吩咐下人备些好吃的来,茶水也是细细的勘好。待那些糕点都上来了,先前还稳当当坐好的娃娃就沉不住气了。手指先是微蜷起来,轻咽了口唾沫,却还要摆出一副样子来。

  

   蓝兔对这孩子实在是喜欢的紧,于是轻柔柔一句「少侠自个儿拿便是」惹得他脸上火烧一般红,到底还是抵不过馋虫勾腹,抓了块点心就往嘴里塞。

  

   「白猫大侠,少侠实在是讨人欢喜,我都想留他下这玉蟾宫小住几日了。」

  

   「当真?」

  

   蓝兔没料到会是这么一句,于是愣了好半天,才在白猫又开腔时回了神。

  

   白猫捋了捋白须,一双黑眸中含着笑,悠悠道:「我此次前来玉蟾宫本也是想劳烦你一趟,还忧心你回绝此事。如今见宫主对虹儿也甚是欢喜,老夫也就松了心。」

  

   蓝兔慌忙拱了拱手,道,「小女子惶恐,白猫大侠有事但说无妨。」

  

   那娃娃就这么在玉蟾宫住下了。

  

  

  

  

  

 

02.

  

      「我叫你虹猫可好?」

  

      「随宫主喜欢。」  

  

      她前几日才领着这娃娃到外头耍了许久,面饼糕点糖葫芦,蛐蛐小鼓话本子。蓝兔毕竟也是常从玉蟾宫里溜下来,好吃好玩的是绝不肯落后与人的,倒是那久不出山的娃娃欢喜的很,一双眸子直勾勾的盯着行人,冒热气儿的蒸笼,吆喝的小商贩。

  

      这让她不禁忆起了尚曾年幼的自己,也是如出一辙的盯着那些新奇的小玩意,糖葫芦的糖衣常会黏住牙齿,咔嚓一声将其嚼碎后便可抵到薄薄的山楂皮上,只消一口下去酸味便会斥在口舌之间,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想来是不好意思张口罢,她笑着将那他拉扯到了葫芦山前面,掏出两个铜板递到货郎手中。

  

      蓝兔是极美的女子,一颦一笑都是时刻在牵着人的心的。世间总是有这么个样的人处处招人喜欢,许是生来就是如此,那货郎先是愣了一愣,随后接过铜板时把两串大且糖色极好的糖葫芦交给她。

  

      小孩子总是贪嘴,尤其是甜腻腻的东西最引人了。虹猫接过她手里的糖葫芦棒子时,有些羞涩的盯着蓝兔的脸看,嘴角边的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还是这般知礼等着她先动口。于是她只得憋着笑意,一本正经的啃起了裹住山楂的糖。

  

      那少侠见她吃了,就转过脸来看着自己手中的家伙,于是他咽了咽口水,试探什么似的伸出粉嫩嫩的舌尖来朝糖衣上一点。

  

      甜。

  

      他又张开嘴,唇碰在糖衣上,门齿稍微以用力便是一声咔嚓的脆响。舌尖泌出的唾液打在糖块上,哗啦啦的融化在嘴里,滚下喉间。

  

      「味道如何?」她眨了眨眼。

  

      少侠又把半颗山楂塞进了嘴里,抬眼便一下触到她晕开的笑,好似十二月天的炉火,又似那烧得通红滚烫的碳。

  

      那笑像是堵住了他的嘴,不知不觉便不嚼嘴里的山楂了,独留下糖化成黏黏的糖水滑过舌根,激得他好一阵咳嗽。

  

      「......好吃。」少侠如此答道。

  

  

  

TBC


难民

前言:

看国家地理时看到的一句话,有点被震撼到了。就有了个想写什么的冲动

但没有构思,想看看就这么随故事发展会出现什么有趣的事

ps:因为某个原因好久没有看一人的更新了,所以可能会存在bug

以上。

----------------------

  张楚岚对冯宝宝说,他们俩是难民。

  冯宝宝叼着吃完老冰棍剩下的,被口水和糖浆打湿的木棍在嚼。想了半天也没能理解,于是她颇为好心的歪了歪鸟窝似的头当作回应。

  看张楚岚的劲头,本将从他口中弹跳而出的长篇大论——说人生,说人,说钱,什么都说的长篇大论,被徐四点着打火机的一声嚓给打断。张楚岚下意识嗅了嗅,恩,烟的味道比他买的好闻多了,肯定不是便宜货,他想,至少不是劣质产品。

  徐四吸了口烟,嘻嘻哈哈的扣住冯宝宝的脖子,咬着烟嘴和他们就说起话来。张楚岚看着那烟,被咬来咬去的烟,他也看徐四的牙齿,一张一合的牙齿。

  徐四说他又特么在闲扯蛋,然后不轻不重的一掌啪的打在他肩膀上。

  「诶,别忘了啊,晚上把行李收拾收拾,明一早有事儿办。」

  知道了,四哥。张楚岚应他。

  然后他又转头对冯宝宝说,宝儿姐,喏,我就说咱俩是难民吧。

 

 

 

 

 

 

 

 

 

 

 

 

 

 

 

 

 

 

 

 

 

 

 

 

 

 

 

 

 

 

 

 

 

 

 

 

 

 

 

 

 

 

 

 

 

 

 

 

 

 

“We become refugees from our childhood, the schools, the friends, the toys, the parents that made up our world all gone, replaced by new buildings, by phone calls, photo albums, and reminiscences.”

----《We Are All Migrants》 by Mohsin Hamid (《National Geographic》)

“我们成了难民,因为我们的童年,我们的校园,我们的朋友,玩具,父母,这些将我们的世界构造而出的东西都消失了,而被新建筑,被电话,被照片及回忆所取代。”

 

 

 

 

 

 

 

 

 

 

 

 

 

 

 

 

 

 

 

 

 

 

 

 

 

 

 

 

 

 

 

 

 

 

 

 

 

 

 

 

 

 

 

 

 

 

 

 

 

 

   

 

  张楚岚和冯宝宝拖着一个行李箱就办了酒店入住。他把身份证递过去的时候,前台颇为暧昧的看着他和冯宝宝。把俩人证件甩到机器上登记的档口,前台说,小哥,女朋友呐?

  张楚岚觉得头疼,觉得前台那小哥挺八卦。他扯出个笑,说不是,是姐。

  「噢,」小哥又把第二张身份证甩上去,嘀的一声后,他把房卡递给张楚岚,说,「我懂,我懂。」

  你懂个屁。他翻了个白眼,拿房卡说了声谢谢就拉着冯宝宝和行李箱钻进了电梯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急,就觉得那人的眼神扎的他怪不舒服,那感觉说不上来,但张楚岚不喜欢。

  房间在二十五楼。电梯腾的升起时,张楚岚一下就跌到后边,他大口喘着气,看着头顶那颇为老旧的灯,扑棱扑棱的闪着,他不知怎么的就突然很难过,很想哭。

  「天天跑这跑那,他妈的。」

  冯宝宝不解张楚岚突如其来的情绪,她又从袋子里拉出两根辣条吧唧吧唧的啃。啃了一会,她递给张楚岚问他吃不吃。

  这怎么形容?就像是突然严肃起来的场合,有缺德货放了个屁,老响的那种,全场都听得到的响屁。

  他沉默了一会,说宝儿姐给我来根吧。

  电梯里就剩下辣条的味道和嚼辣条的声音,然后门开了。

  冯宝宝走在他前面,张楚岚突然觉得自己跟冯宝宝差不多。

  他现在也就只记得,还有个爹,还有个爷爷,还有个妈,还有个家了。

  但要他剖开来说这些玩意都是个啥,张楚岚把轮子猛地拉出来,然后看了看灯,又看了看冯宝宝的驼背。

  他说不上来。

《昏晓》

      她的眼睛看不见光。

  

      无论白天亦或是黑夜,都是朦朦胧胧的一片混沌,她甚至开始怀疑黑夜,她早就忘记了晨与夜的不同。一切都是朦朦胧胧,朦朦胧胧,朦朦胧胧的。

  

      有时将头转到一旁,她看不见他的脸,肌肤却能感受到逼近的热气,近在眼前的热气,在远处看着她的热气。热气一直都没有消散开来,砰砰咚咚的,敲锣打鼓庆祝什么开心的事一般,咕噜咕噜的往她身边聚起来。热气将每个毛孔都堵住了,堵住了她的脖颈,她的乳房,她的下腹,四肢,眼睛,嘴巴,脑子和心脏。

  

      不可思议,她抚摸着自己的胸腔。

  

      不可思议,她又重复着。

  

      不可思议,她的手抚上了身体。

  

      身体羸弱不堪,她的手顺着干瘪的肚腹,顺着突出的肋骨,凹凸凹凸的肋骨往上摸索过去,好瘦弱的躯体啊,她又情不自禁的感叹起来,带着不明所以的笑,浅浅的笑。

  

      她的指腹觉得肋骨真是漂亮,凹凸有致。

  

      于是又是一阵情不自禁,她的手顺着肋骨间的那一条线往上摸去,手心便碰到了乳房上。

  

      平坦的乳房,干瘪的乳房,男人一般的乳房。只有能被明显感受出的乳尖,在手心缓慢的滑动时,刺痒刺痒的在手心肆意乱撞。

  

      热气又收紧了一些,它们又开始往自己的身体靠拢而去。

  

      她看着自己的身体被热潮吞噬,瞧,不知道反抗的身体,乖乖顺顺的模样倒是讨人喜欢,她看着自己的身体笑的开心极了。哎,瞧呐——

  

      都不知道反抗的身体,既实诚又虚假的身体。

  

      她觉得这是一场极好的闹剧,荒谬又正常。

  

      只是她从没想到过,这出荒谬怪诞的戏剧,自己从不是配角。她只是没有被自己察觉到而已,这下这场闹剧便更有趣了。

  

      她指着男人的身体,又指了指自己的身体。她用瘦弱不堪的手指狠狠的将自己的嘴拔开,将手伸到口腔的深处捏住那根舌头,掐住那些牙齿,一下一下的让它们张开又闭合,让舌头上下弹跳着,牙齿也砰砰砰的撞出响声来。

  

      看看它,她开口,看看这个身体。这身体和你的又有什么不同呢?

  

      她的身体被湿润的热气亲吻过,她看不清男人的脸,也分不清白天和黑夜,但他翕动的嘴唇不知为何在脑海里被勾出一个模样来。

  

      有獠牙的嘴,冒着血的嘴,从里头钻出肥大虫子的嘴。

  

      她第一次觉得男人变得顺眼得多。

  

      不可思议,她感叹着。

  

      不可思议——

  

      先前还在活蹦乱跳的心,它被热气牢牢的捆住动弹不得。

  

      不可思议,那心用血淋淋的手捧住男人的脸。

  

      它说了什么?

  

      他说了什么?

  

      杀死我吧,她听见自己的心脏这么说。

  

      我爱你。她听见热气这么说。

  

      这身体究竟又什么值得迷恋的呢?她试着想要捧起自己的乳房,却还是只揪起浅浅的一层皮来,于是她轻笑了几声。

 

      热气贴近她的脸庞,嘴唇对着她的耳朵:

  

      姐姐。

  

      End.


【金剑】伦理围墙

前言:

  

复健作,啥都写不好现在【望天】

  

骨科,介于二闪和幼闪间的闪x Lily(14-16看个人口味)

  

ps: Lily的名字是 阿尔托利亚·埃利什

  

传送门一号:

石墨

  

传送门二号:

ao3

  


置顶及性感死鱼在线补档

【补档请往下划】

  

死鱼,男的

  

只吃bg

  

纸性恋,萝莉中毒

  

王厨(Lily控)

  

挖坟随意,刺七相关请走 @伦勃朗鱼(死鱼) 

  

拒绝扶他以及abo的带把女a,拒绝gb(物理意义上而非精神意义上)

不介意除上的一切bg梗/设定

  

长评大过一切,请认真思考后再关注,勿关注取关反复横跳,谢谢。

  

-----------------------

  

【补档】

  

      占tag致歉

  

      又名我终于知道怎么改超链接名称以及上次被屏蔽的金剑车外链补档。

  

      仅补被锁/被关起来的。

  

      应该会持续更新

  

      以上。

--------------------------------------

  

一号车厢子:

  

作品名:黑道老大爱上我

角色分布:黑呆x幼闪

排雷警告:无

相关标签:骨科

  

传送门:ao3

            或告知邮箱地址

  

  

=====

二号车厢美:

  

作品名:地下室

角色分布:二闪x Lily

排雷警告underage,violence

相关标签:囚//禁

  

传送门ao3

  

  

  

======

三号车厢郎:

  

作品名:早安

角色分布:二闪x呆毛

排雷警告:无

相关标签:战后,意识流


 传送门ao3 

  

  

  

  

=====

四号车厢山:

  

作品名:两个臭皮匠

角色分布:贤王x Lily x幼闪

排雷警告:3p,underage

相关标签:abo


  传送门:ao3

  

  

  

  

=====

五号车厢下:

  

作品名:笼中鸟

角色分布:二闪x呆毛

排雷警告强制,underage

相关标签:同二号


  传送门:ao3

  

  

  

  

=====

六号车厢丸:

  

作品名:七宗罪

角色分布:二闪x呆毛

排雷警告:无

相关标签:恶魔pa


  传送门:ao3

  

  

  

  

=====

七号车厢甲:

  

作品名:无题

角色分布:贤王x枪呆

排雷警告violence

相关标签:俘虏,短篇


  传送门:ao3

  

  

  

  

=====

八号车厢骡:

  

作品名:无题

角色分布:二闪x Lily

排雷警告violence,dismemberment

相关标签:无车


  

传送门:ao3

  

  

  

=====

九号车厢尼:

  

作品名:伦理围墙

  

角色分布:介于幼闪与二闪间的闪x Lily

  

排雷警告underage,强制

  

相关标签:骨科

  

  

  传送门:ao3

  

  


  


  


【金剑】斯文败类 (1)

前言:

如题,斯文败类。又名背德。

贤王(基尔伽美什),二闪(吉尔伽美什),幼闪(Gill)和lily。

主推贤王Lily。

二闪是大学生,幼闪和Lily是初中生,贤王已经工作了。

注意避雷。

以上若没有踩雷点的话欢迎往下走。

 

快放假了啊……半年前的产物,文笔凑合凑合看吧

-------

 

 

      基尔伽美什突然从外面带回来了一个陌生的女孩。

 

      你永远无法想象她是那样的可爱,仿佛庭院里栽培的樱桃树,或者更像是一朵仍蜷缩着的花苞。稚嫩青涩的神情,从翠石般的双眼里透露出来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不安,也许里面混杂了孩童的好奇。没有人可以猜测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说这个世界给了她怎样的负担。

 

      她没有哭,但仍然害怕的躲在基尔伽美什的身后,她似乎很依赖那个男人,瘦弱但白皙的双手紧紧抓着他一丝不苟的西装,那泛着淡香的衣服似乎能给她莫名的安慰,于是你总能看见她粘在基尔伽美什的身旁。

 

      「来见见我们的新成员。」带着工作时一成不变的腔调,他将手按在小女孩的肩膀上,小心翼翼将她从身后推出,呈现在别人的眼中。

 

      她有些窘迫,祈求似的看着基尔伽美什,手指似乎把西装绞的更紧,像一只受伤的兽崽呜咽着不想离开温暖的巢穴。可基尔伽美什仍是把她拎了出来,那一刻这个小女孩就像是他在商场上等价物易的筹码,可怜得很。

 

      「Lily,我想你要向别人介绍一下自己。」他冷冷的开口,镜片后面的红色眼睛并没有给这个可怜的家伙哪怕一点的时间。

 

      她似乎有些痛苦的轻轻晃动那可爱的小脑瓜,双手的手指不停在指缝中交缠,洁白的牙齿咬住了粉嫩的唇瓣,然后又回头看了基尔伽美什一眼。似乎被水汽氤氲的眼眸显得分外令人怜惜,但那个男人却没有做什么表示,他只是安静的等着。

 

      「呜……我,我是阿尔托利亚……」她缄默了一小会,然后似乎十分不情愿的继续说道,「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

 

      潘德拉贡确实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名字。没有人可以否认它曾经的辉煌,可就如同昙花一般,绽放出无比迷人的光彩后却欣然凋谢。然而就算如此,它的馨香仍被人所追捧,不过变成了那丰厚的财产和庞大的公司。

 

      所有人都做过同样的美梦,在梦里的一夜暴富,像新时代的土皇帝一样挥霍着钱财,开着崭新的轿车驰扬在马路上,一路将码数开到最大,呼啸过所有的红灯;在警察气势汹汹掏出罚单的时候从口袋里掏出一沓大钞狠狠砸在地上,然后摘下老土的墨镜大声向世界宣告:

 

      「老子不缺钱。」

 

      在一次事故中被夺去生命的尤瑟所拥有的坐落于潘德拉贡这一个古老姓氏下的肥肉令人垂涎不已。好吧,尤瑟死了,那么这个财产自然就落在了女儿的头上。无数个脑子里都明白把仅仅只有十六岁的阿尔托利亚娶到手就可以成为钱币堆积成的城堡里高高在上的国王。

 

      几乎要成真的白日梦被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打成渣,他对着所有的媒体,对着所有怀抱着白日梦的人一字一句的说着:「我的律师已经把尤瑟的遗嘱送到的法院,我将会照顾尤瑟的女儿,并管理她的公司。——直到那个孩子有足够的能力之前。」

 

      商场上谣言就如同牛毛一样,铺天盖地的负面报道席卷了基尔伽美什。而男人总是不以为意的用食指轻触眼镜,一如既往冷酷的继续处理手上的文件。「低能者自然有属于他们的宣泄方式。」尖锐的钢笔在不停的摩擦着纸张,浓郁的黑色墨水构成了飘逸好看的字体。

 

      直到将近傍晚,绯红色的夕阳已经可以从天空中明显的察觉时,他才整理了西装的下摆,颇有些漫不经心的味道走向休息室把里面的小女孩接走。

 

      「我希望你,或者说你必须尽快成长,直到能从我手中接过你的公司。」基尔伽美什用手拧动方向盘,在嘈杂的路上他的话仍然冷淡的要命。像极了俄罗斯冬日里冻的生硬的河流,她轻轻的嗯了一声就再也没有多做表示。

 

 

 

      她未免显得紧张过头,就连晚餐也是那样拘束。你可以看见坐在铺上了白色的亚麻布桌的少女用小指扣弄的裙摆的样子,甚至微微发白的脸色也同样可爱至极。漂亮柔顺的金发被黑色的蝴蝶结利落的梳起,用黄油煎至焦嫩的牛排,或者是焗蜗牛,甚至浓郁的洋葱汤都没能让她放松。

 

      基尔伽美什没有过多的理会,比起关心一个孩子的成长,他更倾向于让她在泥泞中摔倒,学会如何站起来。

 

      吉尔伽美什似乎被羊羔般的可爱神情给吸引,嘴角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用双腿将椅子推开,踏着皮鞋的清脆的声响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可别像一个废物一样呆愣着不动,牛排的美味还不足以吸引你么?」说着却自顾自的帮她切起了牛排,粉嫩的牛肉蕴含着丰富鲜美的汁水,逐渐散开来的黄油香气更是喷香。

 

      将牛肉切成整齐的小块后有些自作主张的淋上了仍有余温的黑胡椒酱,一边喃喃开口,「我就当你喜欢黑椒酱了。」

 

      未免有些自大。

 

      但拘束的孩子好像放松了许多。

【金剑】线 (3)

前言:

 

      把以前的存货都放出来吧,丢仓库里也没意义了。

 

      比起长霉还是造福大家吧

 

以上

-------

 

.alpha和omega


       Omega从分化开始就注定了要依附于alpha而生存,就像寄生于树干上的野藤蔓一般弱小而致命。那细弱的身躯总有一天会发展壮大,直至将寄主的养分尽数夺走。然而omega实在过于弱小的生命让她们很难等到这样的一天,——凌驾于alpha之上。


 

        她们远不如alpha强壮,瘦弱的躯体所承载的诱/惑过于美好,如同让人轻易上瘾的毒药。她们稀少而且美丽,仿佛田野里生长出的馨香的野玫瑰。


        吉尔伽美什捏紧了手里的东西,眉头皱起,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把绘本放在门口。


        要收敛自己的信息素。他像极了一只潜伏的狼,红色里溶解的是危险与冷静。前脚掌踩下地上缓缓抬起,随后悄无声息的将后脚跟踩稳,甚至谨慎的将呼吸减缓。他完美的做到了信息素的收敛,此时的吉尔伽美什就像一个还仍未分化的小毛孩,却又冷静的可怕。


       显然这种偷偷摸摸的方式不是他的做法,吉尔伽美什有高傲的性情,他应该会用蛮力破开门口,然后直接冲上去将那个omega该死的头打碎。


       

        他要阿尔托利亚心甘情愿的将那个家伙杀了。


        「啧,不过是个该死的杂种......」


        从口袋里拿出了房子的钥匙,上面已经被铁锈爬满,吉尔伽美什甚至想不起来这个钥匙在他这呆了多久,或者是什么时候得到这把钥匙的呢?


        初成长为alpha的孩子们无法抑制还不稳定的情絮,清甜的百合花香在开门的一瞬间浓郁了许多,明明是那样淡雅的味道却能这样的呛鼻。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他大口喘息着想要把身体里发酵的异样感觉给压制下去,就像刚才那样。


        身下被诱导发/情的器/物胀/痛的难受,脑子也变得昏昏沉沉,唯一感受到的就是那该死的动/情/的感觉,无论他如何想用自己的信息素将它给覆盖,却惊讶的发现根本做不到。


        吉尔伽美什碰到了钢板。


        杀意再次席卷上,嗜血的野狼呲起牙齿,有力的四肢弯曲下来,身体弓起漂亮的弧度,——它随时可以窜出,用锋利的犬齿咬穿脆弱的脖颈,将深藏在皮肤下的气管轻易咬断。


        Alpha的好胜心被完全激发出来,甚至让他忽略了下/身胀/痛的感觉。


        一定是一个强大的Omega吧!那就用这双手把他给扯碎——


       「诶?吉尔?!」


        那清甜诱人的百合花香,正不断的从阿尔托利亚身上发散开来。 


【金剑】线 (2)

前言:

 

      我看看存货什么时候完,坑与不坑是个问题。

 

      我以前写的是什么东西,干……

 

      以上。

 

--------

 

2.Omega

 

      将身体内吸入的信息素完全抑制下来的时候他像拎起一只狗一样捏住那可怜的omega的脖子,然后甩下楼。

 

      曾经风光一时的omega头部狠狠砸到地上,恶臭的脑浆溅满了地板。

 

      上面矗立着的是一个恶魔。

 

      「我不需要与这种低贱的狗杂/种/杂/交来证明我是一个alpha。」他这么说着。

 

      ......

 

      阿尔托利亚发现自己可以释放信息素的时候惊喜异常,清甜的百合的香气很快以她为中心从肌肤里渗透出去。悄悄闭起了眼睛用鼻子去轻嗅淡淡的香气,她爱极了这种味道。于是在嗤笑一声后企图让身体分泌出更多信息素。

 

      丝绸一般轻掠过鼻尖,柔软迷人的触感让她几乎一瞬间就想起了尤瑟,她已经过世的父亲。阿尔托利亚忽然坐了下来,金色的头颅倚靠在膝盖上,细碎的金丝滑过腿间的瘙痒让这个家伙咯咯的笑出来。

 

     真好啊,以后可以不用再买花了。

 

      尤瑟曾经夸赞她像一头活泼的鹿,有最柔软的皮毛,最为清澈干净的翠石般的眼珠。「我的天,小百合公主已经这么大了。」那时她仍可以被尤瑟捧在手里,她还可以缩进父亲宽大的怀抱,仍被称呼着「百合花」。她最喜欢的花。

 

      吉尔伽美什抱着从藏书室拿来的绘本走了。他熟练的穿过街角有些老旧的咖啡店,数着路旁的第二十三棵树,一千五百二十六个步伐,最后拐入巷子里。巷子里的墙壁已经被可恶的孩子涂的乱七八糟,早已分辨不出原来的样子,哪怕它曾经是丑陋的或者华丽的。

 

      在街角的那一家咖啡店是阿尔托利亚最喜欢的甜食店,尤其是店主亲手烤制的蜂蜜肉松小挞是她百吃不厌的东西。他第一次怂恿阿尔托利亚逃课的时候就请她吃了这个小挞,原来担惊受怕的女孩一瞬间就忘记了所担心的东西。

 

      这是他的第一个教导:「叛逆」。

 

      他刻意放慢了脚步去欣赏墙缝里钻出的嫩芽,就这么走着。一缕淡淡的花香被胸腔毫无保留的吸入,他忽然停了下来。吉尔伽美什皱起了眉头四周大量着,——却没有发现哪怕一朵百合花。这条路的尽头是阿尔托利亚的家,笃定了那个娇小的女孩一定会成长为一个强大的,令人满意的alpha。他根本就没有怀疑坐落在里面的房子,房子里面的人。

 

      似乎是印证他的想法,那股百合花的香气已经消失了,无论他在如何靠近那栋房子都没有再闻到刚才的气味。

 

      果然是lily的话就一定能够成长为一名alpha。

 

      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跟她分享自己成为alpha的消息,吉尔伽美什加快了速度往前方已经清晰无比的房子走去。

 

      是香气......他又一次停了下来。

 

      是lily吗?lily找了一个omega来诱导/发/情/?

 

      一种难以言喻的耻辱感很快在心口处晕开,渐渐凝结成了一个毒瘤垂挂在吉尔伽美什的身体里。——杀了那个该死的杂种......!他栽培长大,直至成熟的花朵——

 

      怎么可能会容忍别人采撷。